贾跃亭的2018:令人窒息的20亿美元

2019-02-18 22:48:00 创业邦

2018年,是资本狂热的一年,区块链火到连中国大妈都参与其中;2018也是资本冷却的一年,共享单车散尽风光又狼狈收场;2018有热点,京东、滴滴都不好过;2018有惊喜,以拼多多为首的公司凶猛上市;2018年,许多标志性的人物都永远离去,从年初的霍金到年末的金庸,我们悲叹握腕、难以置信……

纪伯伦说,“记忆是相会的一种形式”。创业邦特别创作2018年终盘点系列文章,带领大家以此形式送别2018,迎接2019。

“眼见他起高楼,眼见他宴宾客,眼见他楼塌了。”贾跃亭的2018年,与《红楼梦》中的贾府有几分相似。

年初,他的豪华电动汽车公司,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(以下简称FF),完成了首轮融资:恒大健康砸下20亿美元。

后来,双方因公司控制权、钱的问题对簿公堂。正处于量产关键时期的FF,再度陷入危机。

更要命的是,前两天网上传出贾跃亭所持有的FF股权及在美国房产已被美国法院冻结的消息。

对此,乐视控股明确否认了,韬蕴资本提起的有关冻结贾跃亭FF股份申诉获得了美国法院支持。韬蕴资本对外称,贾跃亭躲在豪宅大门紧闭,拒绝接受任何法律文书。

一边是造车危机,一边是乐视债务,贾跃亭在美国的这个2018年,并不好过。

1

初春:梦想上路

实际上,在去年12月30日,贾跃亭与恒大就签署了收购协议、股东协议等一系列交易文件。

贾跃亭三字落笔,与许家印的年度大戏便有了开始。

《收购协议》

1月9日,FF91再次现身美国CES展,虽然这次只是在外面转了几圈、没进展厅,但同样受到中外媒体的高度关注。

电子消费展CES,是贾跃亭的福地。去年的CES,他首次将FF91公之于众。那时他的乐视帝国还处于巅峰时期,外媒把FF称之为特斯拉的“挑战者”。

2月13日,FF在总部召开2018全球供应商峰会,贾跃亭发表全英文演讲,并再次强调2018年底交付的计划不变。虽然那股浓烈的山西口音并未改变,但话语里多了一些能成事的自信。

之后的几个月,FF接连发布招聘信息,在中、美两地招兵买马,职位涵盖生产制造、自动驾驶等部门。

3月,FF在美国的汉福德工厂动工了。而4月,贾跃亭又在广州获得一块工业用地。正式开启中、美两地工厂同时推进的生产计划。

产品宣传、召集供应商、招聘员工、工厂动工,足以可见贾跃亭心里很想在2018年大干一场。

4月22日,FF在美国好莱坞举行了一次内饰鉴赏会,豪华内饰首次亮相;

5250x2283x1598mm的长宽高尺寸

3200mm的轴距

内部空间达4275升

零重力坐椅

零重力坐椅技术起源于NASA,当人处于失重状态时,人体的骨架、关节、神经系统受到的压力和束缚处于最小的状态,人体舒适感也达到最佳。后排座椅倾斜角度能够达到60度后仰角,是目前为止汽车后排座椅能达到的最大仰角。

4月底,两台FF91样车抵达中国大陆。

据邦哥了解,这两台FF91在中国举行了几次小型品赏会,只有交了订金的准车主,和极少数潜在车主可以受邀参加。与今年在美国的那几场一样,来的都是“非富即贵”的人士。

官网上,FF91的预订金为5万元。有消息指出,这款车在中国的最终售价预计可达200万元。

光是预定金,就把不少消费者挡在了门外。

2

盛夏:全力加速

一次次大动作之后,有媒体开始怀疑贾跃亭资金来路。追债的声音持续高涨,但4月乐视网的一份声明,把FF与乐视网撇得一干二净。

那么,贾跃亭造车的钱从哪来的呢?

钱不是银行印的,是许家印的。

6月25日,FF宣布,恒大投资20亿美元的融资获得批准。 恒大健康集团间接持有FF公司45%的股权,成为FF的最大股东。同时,贾跃亭将亲任FF的CEO。

融资公布后没多久,许家印亲自赴美视察工作。

7月13日,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一行来到位于洛杉矶的FF总部视察,就公司未来发展与FF管理层进行了研讨交流。官方照片中,贾跃亭大多是侧脸和背影,这并不寻常。

许家印对FF的赞赏,一部分是对车的:FF的确是全球领先,投资FF绝对是正确的决定,恒大将会在资金、生产基地建设、产品销售等方面给予FF全方位的支持。而另一部分,则是夸自己眼光好、这笔交易赚大了。

探访期间,FF的多项技术指标也随之曝光:

公司方面:

全球拥有超1000人的科研团队

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

获得专利超过380件

产品方面:

首款高端车型FF 91的百公里加速时间为2.39秒

最高续航里程700公里,EPA标准下续航超过480公里

搭载30多个智慧感测器和智能升降3D镭射雷达

拥有无人自动泊车、面部识别技术、无缝进入系统等技术

FF 91构建了智能互联生态系统,多达10块大屏、光速网络入口

从曝光信息可以看出,无论是性能、还是智能化,确实处于领先地位。而且,还延续了贾跃亭在乐视时期就萌生的UP2U定制化理念,以及互联网生态体系。

8月14日下午,恒大在广州举行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(中国)集团揭牌仪式。

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彭建军,披露了恒大FF的10年战略策划:将在中国建五大研发生产基地。10年后,年产能计划达到500万辆。

要知道大众集团2017年在中国才销售了310万辆,全球销量超600万辆。这个数字,意味着恒大是冲着一个世界级汽车品牌去设定的。

此外,他还透露了除售价超百万的FF91高端车型之外,还会有FF81等中端、入门车型在恒大FF进行生产。

8月29日,FF91首台预量产车在美国汉福德正式下线,贾跃亭再次现身出席了一场小型庆功宴,举起香槟那一刻,贾跃亭和他的FF找到了重回巅峰的感觉。

9月19日,首个919未来主义者日,贾跃亭再次现身发表演讲,并透露最终版内饰即将发布。量产交付,只差临门一脚。

整个夏天,FF向外界展示出来的是形势一片大好,直到国庆节结束。

3

入秋:陷入危机

国庆最后一天,10月7日,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,FF因未获得恒大健康的应付款项,而提出仲裁,并要求剥夺恒大融资同意权以及撕毁所有合作协议。

而纠纷的起因,是钱。

恒大在5月25日前,给了贾跃亭9亿美元。这个数字,这比蔚来汽车在2017年,一整年的50.21亿元净亏损还要多。

其中4亿多美元FF91的量产交付和下一代开发;2亿多美元,用于FF中国业务以及南沙工厂项目的建设;另外约1亿美元,用于支付供应商前期欠款;

这也就意味着,FF账上的资金并不够撑到量产交付。

7月时FF预计,若要在12月底前开启FF91的量产计划,该公司在8月至12月之间,仍有资金缺口约6.63亿美元。因此,恒大方面被要求加钱。

7月18日,恒大方面与贾跃亭方面再次签署《修改补充协议》,恒大同意提前支付7亿美元,并分成三次支付。

《修改补充协议》

恒大借此机会,要求从贾跃亭手中获得FF中国的更大范围的控制权,包括将“FF中国”的公司名改成“恒大法拉第未来”,恒大一方出任FF中国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等。

不仅如此,恒大提出,贾跃亭要与FF中国划清界限。一是股权转让,二是辞职。“贾跃亭需要辞去他在FF旗下多个公司的董事和副董事长职务。”

2018年7月26日,即《修改补充协议》签署8天后,贾跃亭全部完成上述辞职要求。两天后,他将自己的股份转让给一位朋友。

但实际上,在贾跃亭完成恒大方面的要求后,恒大并未在规定时间内支付相应款项。

恒大给出原因之一是:

8月21日,广州市南沙区来函表示,贾跃亭这位“失信被执行人”依旧担任着FF的CEO,这给FF中国业务和南沙工厂项目带来极其负面的影响。

因此,这会破坏政府机关对该项目的支持力度。建议股恒大核实贾跃亭是否还在实际控制着FF中国的业务,并建议调整他的CEO职位。

但留住CEO的位置是贾跃亭的底线。

9月21日,意识到夺权危机的贾跃亭,先发制人“逼宫”恒大。

在合资公司Smart King的董事会上,贾跃亭提名的董事表示,FF已经收到其他财团明确的投资意向。“在恒大既不付款,又不愿同意FF寻求外部融资的情况下”,该董事提议,表决“Smart King寻求一切替代(恒大)性融资”的动议。

7位董事,恒大的夏海钧和彭建军投了反对,贾跃亭提名的5位董事投了同意,最终5:2通过该动议。

10月3日,合资公司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申请,诉请先通过紧急救助程序打破恒大的融资限制,继而再通过最终仲裁程序解除与恒大的投资关系。

10月7日,这一仲裁案被恒大公示,贾跃亭和他的造车公司FF再度陷入舆论焦点。网络上“贾跃亭烧光9亿,再要钱未果,状告金主恒大”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4

寒冬:艰难前行

FF的三大创始人、高管中,有两位在这次危机中离开公司,只剩下贾跃亭。

10月31日,FF发布声明,将保留500多名核心团队成员,同时部分员工将面临停薪留职,或者暂时性降薪。截至12月18日,FF全球仍有1000余名员工。

Nick在离职后表示:“FF公司的资产实际上已资不抵债,在可预见的未来,充其量只能苟延残喘。我觉得我在法拉第未来的角色不是一条我能走的路,所以我选择离开公司”。

“如果情况发生实质性变化,我肯定会考虑重返公司。”这也从侧面说明,Nick离开FF更多是财务原因,而非业务原因。

“新的投资人只需要再给我们5-6亿美元左右的资金,就可以顺利实现FF 91的量产。”为了稳固军心,贾跃亭再次现身发表演讲。

声明:本站部分资源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或者来源机构所有,如作者或来源机构不同意本站转载采用,请通知我们,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内容。本站刊载文章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所刊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作者观点或证实其描述,其原创性及对文章内容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。